◈ 第1章

第2章

我原先是鍊鋼廠的專車司機。

後來單位裁員。

我花八千塊淘了輛快報廢的營運車,改跑出租。

朋友都誇我撿到寶了!

夏天不開空調,車裡都涼颼颼的!

主打一個環保!

車是好車,唯獨一點,不能過戶。

賣車的黑子跟我說,車子保險、手續都齊全,讓我放心大膽開,萬一被人偷了,他包賠。

有他這句話我就放心了,畢竟我和黑子是多年的狐朋狗友。

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在修理廠整備。

天黑時分,黑子忽然來了電話,搞得神經兮兮的。

「張遠,三件事!」

「第一,盡量白天跑車,晚上不要跑。」

「第二,盡量在市區跑,不要去鄉下。」

「第三,我要去外地見女網友,過幾天才回來,萬一你出事了,可以去府前街的周記藥材鋪,找一個叫老周的人。」

聽完我就懵逼了:「什麼一二三的!黑子,你實話告訴我,這車上是不是帶魂環?」

黑子開始支支吾吾起來:「這個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總之你小心點。」說完就把電話掛了。

本來我心情挺好的,被黑子電話一打,搞得有點鬱悶。

不過轉念一想,就幾千塊錢的事情。

順利的話,一個月不到就能回本!

到時候轉手把車一賣,再買輛好的就是!

離開修理廠,準備回家。

剛出大門,看到路邊一個女人在招手,身材不錯,差不多有一米七。

女人上身穿一件黑色OL西裝,內里是白色絲質襯衫,打着一個小領結,顯得典雅精緻。

下身是一件紅色及膝窄裙,襯托出雪白修長的雙腿。

這打扮,一看就知道是被大公司培訓過的高級秘書。

又名炮架子。

我一腳油門衝過去,生怕單子被別人搶了。

什麼?

只能白天跑車?

屁!

白天哪懂夜的黑!

美女不僅身材好,長得也是相當極品!

披肩發,瓜子臉,柳葉彎眉桃花眼,鼻樑精緻挺直,紅潤的嘴角微微上翹……

「嗯?」

我很快愣住了。

這不是林大慶的老婆么!

林大慶是我高中同學,娶了一位富家千金。

婚禮上我見過新娘子一次,當時就驚為天人。

只可惜,後來我和林大慶鬧掰了,也沒有再見過他老婆。

顯然,孫嬌並沒有認出我:「師傅,去房山公墓。」聲音婉轉好聽。

這樣的女人,一開口,就讓人很舒服。

「好嘞!」

我一個彈射起步,想戲弄孫嬌一下。

沒想到她坐在那裏面無表情的。

雖然沒能聽到孫嬌的叫聲,但她身子隨着車身震顫的時候,還是看得我兩眼發直……

終於到了地方。

我亮出二維碼:「美女,微信還是支付寶?」

「現金吧。」

說著,孫嬌遞過來一張鈔票。

我有點為難:「不好意思,我身上還真沒零錢,要不我掃給你……」

「沒事,不用找了!」

不等我把話說完,孫嬌直接下車。

看着她遠去的背影,我心裏竟有點悵然若失。

也不知道,這大晚上的,她來墓地做什麼。

收回心神,準備繼續出車。

這時,我發現后座散落着一張身份證,應該是孫嬌掏錢時候掉的。

身份證缺了一角,但並不影響上面的文字。

姓名:孫嬌

性別:女

民族:漢

出生:1994年9月14日

住址:漢江省綠藤市新北區四合街道251號

「94年,29歲……」

孫嬌雖然看上去年輕,實際年齡卻比我大了三歲!

我愈發羨慕起林大慶來。

這傢伙真有福氣!

白天叫姐姐,晚上姐姐叫!

禽獸啊!

一眨眼的功夫,孫嬌已經看不見人影了。

我把車停好,拿着身份證下車。

墓地里沒有路燈,到處漆黑一片。

但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,也沒在怕的!

不是有句諺語么:只要膽子大,貞子放產假!

轉了半圈,都沒發現孫嬌的影子。

心裏正狐疑呢。

忽然,不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:「不要這樣,我是有家室的人……」

「嗯?」

我循着聲音,躡手躡腳走過去。

只見孫嬌和一個男人,正在一座墓碑前摟摟抱抱的。

「墓地約會?」

「好傢夥,刺激!」

我拿出手機。

先把閃光燈關了,防止暴露自身,然後對着墓碑處「咔咔」拍了兩張。

接着,腦海中浮現出一些劇情片段:夫人,你也不想這件事被大慶君知道吧?

「林大慶,你三天兩頭在背後嚼我舌根,這下看我怎麼對付你老婆!」

我心裏「嘿嘿」一笑,收起手機,繼續欣賞……

「誰?」

看得正入神,孫嬌忽然一聲驚叫,朝我藏身的地方看了過來。

我心裏「咯噔」一下,以為自己暴露了。

顯然,那男的也是這麼想的,扭頭朝我這邊看了過來。

趁對方愣神的機會,孫嬌一把推開他,跑向墓地深處。

很快,那男的意識到自己被耍了,趕緊去追……

墓地只有一個大門。

我尋思孫嬌早晚還得出來,就回到車上,守株待兔。

等了十來分鐘,孫嬌沒來,那男的倒是出現了。

那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大哥,叼着根香煙,身上雕龍畫虎的,到了車邊,敲開車窗:「師傅,剛剛有沒有看見一個女人出來?」

我上下打量對方一眼。

穿個始祖鳥T恤,是個有錢人!

媽的!

抽煙也不知道給我發一根!

我明知故問:「什麼樣的女人?」

始祖鳥一臉壞笑:「一個小少婦,打扮得挺帶感的!」

我說:「是不是黑色西裝、紅裙子?」

「對對!」

始祖鳥狠狠點頭:「你看見了?」

我隨手一指:「朝西邊去了!」

「謝了兄弟!」

始祖鳥這才扔給我一根煙。

我點上煙吸了一口……

「咳咳……」

「我去!」

「煙味兒怎麼這麼沖?」

一口下去,我老肺差點沒咳出來,嗆得眼淚直流!

打開閱讀燈一看,煙嘴下面環繞着一行字:宇宙牌香煙!

「靠!」

「這煙都停產三十年了,原來是山寨貨!」

我把煙頭狠狠丟向窗外,罵罵咧咧道:「什麼狗屁大哥,估計身上始祖鳥也是地攤貨!」

過了二十分鐘,孫嬌遲遲沒有出現。

這麼等下去也不是個辦法!

我尋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!

林大慶的婚房我去過。

現在又有了孫嬌娘家的地址。

只要蹲守這兩個點,總能再次碰面!

離開墓地,又拉了幾單客。

回到小區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。

還好,超市沒有關門。

「老闆,來包紅南京!」

我掏出一張鈔票。

老闆低頭看了看,表情不太對勁:「兄弟,開玩笑呢?」

「怎麼?」

我有點摸不着頭腦。

老闆不耐煩道:「你家花錢用冥幣?」